歪酷阁历史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传闻 » 正文

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*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

老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,自己这到底造的哪门子孽,明明是被马玲玲勾引到了床上,现在正主过来,自己跳进黄河都没办法洗清了。

 

可外面敲门声还在持续,晕乎乎的大脑还可以听到一阵怒骂声传来,老罗也不敢墨迹,穿上裤子就拿着衣服躲进了衣柜里面。

 

马玲玲稍作平息,用手搓了把红彤彤的脸蛋,喊了声‘来了来了’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

门外站着一个同样满是纹身的赤膊光头,光头看起来流里流气,一副吊儿郎当打量着马玲玲阴阳怪气问道:“怎么这么久才开门?跟哪个老男人偷情呢?”

 

“赵建,你什么意思?”马玲玲被一语道破,可还是逞能喊道:“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,你还来找我干什么?”

 

“没关系?什么叫没关系?”赵建嗤之以鼻冷哼一声,将马玲玲推开后直径朝房间走去。

 

马玲玲吓得一个趔趄,急忙喊道:“赵建,你干什么呢?赶紧出去,不然我报警了!”

 

“报警?你去报啊,我们还没有离婚,你就是我老婆,竟然背着我跟别人搞在一块,我就看看警察来了怎么说!”

 

赵建根本就不以为然,说完在房间内转悠一圈见没有找到人,又来到其他房间看了一圈。

 

马玲玲站在卧室门口紧张朝衣柜看了一眼,紧张的小脸苍白,还是制止说道:“你闹够了没有?家里面都被你找了一圈,有人吗?”

 

“这就要问你了。”赵建瞄了瞄马玲玲鼓囊囊的胸脯,直接伸手就抓了过去。

 

“啊!”

 

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马玲玲急忙后退,可身后就是墙壁根本就没有退路,高耸的胸脯也被赵建一把抓住用力揉捏了起来。

 

 文学

“滚开!”

 

马玲玲剧烈挣扎,但根本就没有办法甩开赵建。

 

“你是我老婆,我干你你还有意见吗?”赵建说完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朝马玲玲身下抓了过来。

 

马玲玲穿着一件睡裙,刚才因为着急根本就没来得及穿内裤,赵建直接就抓住了湿漉漉的泥泞处。

 

感觉到手指瞬间打湿,赵建啧啧叹道:“都湿成这样了还说没找男人?”

 

躲在衣柜内的老罗将外面这一幕尽收眼底,他虽然很想冲出来将赵建给赶跑,但人家毕竟是马玲玲的丈夫,而自己这幅德行,如果出去,肯定会自找没趣。

 

更何况赵建这幅样子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招惹的,如果引上杀身之祸,那自己的晚年也就完蛋了。

 

就在老罗寻思的时候,马玲玲极力挣脱了出来,凶神恶煞问: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

赵建将湿漉漉的手指放在鼻尖嗅了一下:“不干什么,这几天没钱了,想要让你给我点钱。”

 

“行,你不就是要钱吗?”马玲玲冷哼一声,从房间拿了五千块钱丢给赵建喊道:“拿上钱赶紧给我滚出去!”

 

赵建也不生气,嘿嘿笑了一声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:“玲玲,过两天我还会过来的,如果难受了,可以给我说说,只要给我钱,我可以干的你哭爹喊娘。”

 

“闭嘴,滚出去!”

 

马玲玲怒吼一声,看着得意的赵建离开,气到发抖的她这才无力的蹲在地上。

 

许久后,确定没有危险,老罗小心翼翼来到马玲玲身边,轻声安慰:“玲玲,到底怎么了?你跟他……”

 

“罗叔……”

 

老罗还没说完,马玲玲猛地起身,喊了一声就转身紧紧抱住了老罗。

 

年轻丰韵的身体和老罗紧密贴合在一起,让已经酒醒的老罗瞬间抬起了脑袋,直接挤入了睡裙里面,和柔软的身体来了个密切接触。

 

感觉到老罗那炙热的东西抵在身上,马玲玲不由扭动了一下身体,便无法抗拒的耸动身体,想要让老罗破开束缚挤入体内。

 

察觉到异样老罗吓了一跳,可是这阵阵舒爽刺激让他欲罢不能,身体也更为坚硬很多,只要微微一挺便可以进入女人的身体,可是想到赵建那流里流气的样子,老罗急忙将马玲玲推开,极其不自然说:“玲玲,别哭了,已经没事儿了。”

 

见老罗不想和自己做,马玲玲也没有挑明,轻叹一声捋了捋长发:“罗叔,真不好意思,刚才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

老罗摇头问:“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儿?你丈夫怎么会这么对你的?”

 

“他就是个神经病,根本就不是男人。”马玲玲惆怅说道:“他嗜赌如命,而且一有钱就在外面沾花惹草,我们已经分居五年了,每次让他离婚,都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,而且还是不是问我要钱,简直把我当成了提款机了。”

 

老罗纷纷不满说:“这也太不是人了,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,竟然问女人要钱!”

 

“哎!”马玲玲叹息一声,摇头苦笑:“我这辈子已经被他彻底毁了,我也认命了,不想再提了。”

 

老罗不知如何接话,让话题陷入了尴尬之中。

 

他无奈苦笑,生怕马玲玲又挑逗自己让他无法抗拒做出傻事,嗅到一身的酒味儿,急忙说道:“玲玲,我借你家浴室用用,洗个澡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

马玲玲抽噎一声,低头朝老罗已经拢起来的短裤看了一眼,之前还苍白的脸颊瞬间羞红,体内的瘙痒让她点头嘤嘤说:“嗯,罗叔,你去吧。”

 

逃也似的离开房间,老罗冲进浴室就冲起了冷水澡。

 

他想着赶紧把身上的酒味儿冲洗干净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可这才冲到了一半,马玲玲那魅惑诱人的声音从浴室门外传了进来:“罗叔,你腿受伤了洗澡不方便,要不我帮你洗吧……”

这声音吓得老罗一个激灵,他正准备开口拒绝,可浴室门已经被推开,马玲玲光着身子走了进来。

 

“玲玲,你这是……”

 

老罗瞪大了眼睛,肌肤上的纹身让老罗略带畏惧,可纹身下隐藏的女人身子,却是老罗做梦都想得到的。

 

马玲玲边走边魅惑说:“罗叔,我帮你洗澡啊,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呢?”

 

“可是你为什么要脱了衣服?”

 

“洗澡难道还要穿着衣服吗?”马玲玲来到老罗身边,突然伸手就抓住了老罗炙热的身体:“而且你不也脱了衣服了吗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

 

老罗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一阵极致的爽快辐射全身。

 

马玲玲正抓住老罗的身体快速耸动着,老罗的神经在这双灵巧小手的抚摸下更是炙热如同烙铁,一股强烈的欲望也被唤醒,在他体内接连爆炸。

 

“别,别这样……”

 

老罗剧烈反抗,急忙后退两步。

 

“罗叔,你怕什么呢?我又不是母老虎,不会吃了你的。”

 

马玲玲虽然如此说,可此刻的她确实如同一只雌狮一样,让老罗心生畏惧。

 

“罗叔,你老婆离开那么久,你难道就不想女人吗?”马玲玲抓住老罗的手压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

一阵柔软自手心辐射全身,摸的老罗心旷神怡,他不知如何开口,用力吞咽唾沫,舔着发干嘴唇。

 

“罗叔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代替你老婆,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在我身上冲击的快感。”马玲玲诱惑说着,在一次伸手抓住老罗的身体。

 

“玲玲,不行,我们不能这样的……”

 

老罗用力摇头,急忙将手收了回来,他已经有些欲罢不能了,但最后一丝防线却没有瓦解。

 

如果是韩依依或者周媚如此诱惑自己,那她们俩早就被干的扶着墙走了。但眼前这个女人是马玲玲,她丈夫赵建老罗是见识到了,即便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和这个女人乱搞男女关系。

 

“怎么了?难道我不漂亮?难道我不年轻吗?”

 

马玲玲沮丧望着老罗,目光中满是期待,可见老罗一言不发,她后退坐在马桶上,分开双腿,将光秃秃的身体对准了老罗,开始用手拨撩起来。

 

这香艳的画面看得老罗差点喷出鼻血,兴奋的身体就好像狰狞巨蟒一样对准了马玲玲。

 

如果自己愿意,完全可以跪在地上挺起身体就挤进去,但若是如此,那自己虽然爽了,要是被赵建知道,那这条老命也就交代了。

 

用力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,老罗忙道:“玲玲,你别这样,你年轻漂亮,但罗叔已经老了,你为了罗叔这样不值得的。”

 

“有什么值不值得?你没有老婆,我也分居五年,我们俩都是成年人,都有自己的渴求,上天让我们今晚呆在一起,难道你就不能顺应上天发生点什么美妙的事情吗?”

 

马玲玲说着伸出两根指头,直接刺入了体内,一阵娇柔的吟声肆意从口中传出。

 

‘咕噜噜’

 

老罗本能吞咽唾沫,这画面确实非常带感,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能把持的。

 

“罗叔,我丈夫什么德行你也看到了,我这些年一直都生活在恐慌中,只要你才可以让我稍微放松一些,你就成全我吧,别让我再这么难受了……”

 

马玲玲人畜无害看着老罗,那天真无邪的目光让老罗脑子一懵,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土崩瓦解。

 

他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,一直都想要在年轻女人身上彻彻底底的放肆一次,可是苦于这个机会。

 

现在终于有一个年轻女人诱惑自己,但因为惧怕后果不敢迎合,欲望的大门在此刻打开,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“只干一次,一次就好了……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。”

 

老罗心里面不断安慰自己,怪叫一声,直接就冲了过去将马玲玲抱了起来就朝房间走去。

 

马玲玲兴奋的欢呼起来:“罗叔,你要干了我吗?你要填充我空虚寂寞的身体了吗?”

 

老罗一言不发,来到房间将她重重扔在床上。

 

马玲玲浑身炙热,非常自觉的躺在床上,双腿分开,把精美的身体一览无余暴露在老罗面前。

 

老罗已经被热血填充了大脑,根本就无暇再去欣赏,此刻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尽快发泄。

 

“啊……”

 

老罗一个猛扑直接压在马玲玲身上,两具身体相互挤压在一起,即便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都让马玲玲无法克制的发出了一缕娇吟。

 

跪在马玲玲双腿间,此刻她已经化为了一滩水,就在老罗挪动身体准备挺入其中的时候,突然间,他那老式手机传出了一缕嘹亮的手机铃声。

 

这缕声音让老罗停止了冲击城门的动作,作势就准备去拿手机。

 

已经到了欲火焚身地步的马玲玲拦住他的动作,娇喘说道:“罗叔,别管电话了,快点吧,我快要难受死了。”

 

老罗根本没有理会,拿起手机一看,发现电话竟然是韩依依打来的,一时间如同做梦一样。

 

上次他差点强上了韩依依,他并不知道韩依依早就原谅了他,只是见韩依依一直都不理自己,所以以为她还在生气。

 

今天这个电话打过来,让老罗误以为自己做梦一样,激动无比的接听了电话。

 

“依依……”

 

老罗还未说完,韩依依便不自然的轻声说:“表叔,你什么时候回来?我想让你继续帮我测量一下三围……”

 

“行,我这就回来,你等着我!”

 

这一瞬间老罗差点就高潮了,兴奋的他不顾已经做好刺入准备的马玲玲从床上翻身下来,穿好衣服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

“罗叔,你怎么了?”

 

老罗回应说:“玲玲,真不好意思,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
 

“可是你就不能先满足一下我吗?”

 

“玲玲,罗叔已经一大把年纪了,你应该找年轻的男人来满足,如果我和你真的发生了关系,那也只会害了你,你就原谅罗叔吧!”

 

老罗鼓起勇气拒绝了这个诱惑,一想到韩依依那未曾开发的身体,他不等马玲玲开口就离开朝裁缝铺赶了回去。

 

回到店里已经凌晨,刚刚开门,老罗就影影绰绰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楼下,让老罗差点喊了出来。

 

可定睛一看,这才注意到这个人影是韩依依。

 

“依依,你在楼下怎么也不开灯呢,刚才差点没把我给吓死。”老罗拍着胸口,虽说回来的一路非常激动,可被这惊吓让过剩的需求全都消失无踪。

 

“表叔,我也是刚刚下楼,你也吓了我一跳。”因为上次的事情,韩依依虽然原谅了老罗,但毕竟差点被强上,心里面始终有些阴影,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老罗。

 

也正是因为韩依依的声音过于平静,让老罗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,一时间也有些拘束,苦笑说道:“依依,在电话中你说要测量三围,我们在楼下还是楼上?”

 

“楼上吧。”韩依依说完转身上楼。

 

房间内灯光明亮,韩依依一身睡衣站在床边,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透着诱人光泽,让老罗那一腔热血再次涌了出来。

 

他舔着发干的嘴唇,试探问道:“依依,你要不先把睡衣脱了吧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韩依依嘤嘤一声,下意识朝床头柜看了一眼,如果老罗又做出侵犯的动作,她会第一时间拿出匕首。

 

看到睡裙从韩依依身上褪了下来,里面没有里衣裤的酮体瞬间让老罗目光发直,精光也透发出来。

 

老罗看得是血脉膨胀,还没有在马玲玲身上发泄的需求再次迫使老家伙苏醒过来。

 

“表叔,你帮我刺激一下吧。”盯着那慢慢隆起的帐篷,韩依依小脸一红,那天就是里面的东西差点夺取了自己贞操,也不知为何,她竟然想要再被这东西顶上一下。

 

来自身体的渴求一旦被打开,将会变得欲罢不能。

 

饶是韩依依没有尝试过男欢女爱,但仅仅只是顶了一下都让她无比燥热,这种女人或许就是天生为男女之事准备的。

 

耳边这缕天籁之音怂恿着老罗,让他迫不及待来到韩依依身后,当伸手即将抓住那两只雪白玉兔时,老罗轻声说道:“依依,上次的事情表叔说声对不起,当时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,这次绝对不会了,表叔会用实际行动证明的。”

 

“表叔,你别说了,我不想提那天的事情。”

 

老罗也不好继续,应了一声便将双手罩了下去。

 

当异性紧握住敏感瞬间,韩依依猛地就一个哆嗦,一刹那间就感觉自己仿佛被抽了骨头,软塌塌朝后倒了过去。

 

光嫩的身体也抵在了老罗凸显的裤裆处,感觉到一阵滚烫的热浪游走而来,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一番,老罗急忙后退,让顶住的敏感离开韩依依。

 

这个细微的动作让韩依依心头一暖,老罗并没有趁人之危,看来确实是改了不少。

 

心中如此一想,一股强烈的情欲升腾而起,让韩依依感觉好像有一团火在灼烧身体一样,很快便坚挺起来,身体也泥泞不堪。

 

老罗这次是铁了心的想要做一个正人君子,并没有过分的刺激,便将软尺拿了出来,精确记下尺寸便从床上拿起睡裙递给韩依依:“依依,已经量好了,你早点睡吧。”

 

“嗯……”韩依依嘤嘤应了一声,见老罗就要离开,也不知为何,泥泞的身体竟然无比渴求,让她无法控制的喊道:“表叔……”

 

老罗心头一暖,猛地稳住脚步,扭头看向韩依依,轻声问:“依依,怎么了?”

 

被老罗炙热目光看得心里有些发虚,韩依依急忙摇头:“没,没什么,我就是想说,那晚的事情你别告诉马强,不让他肯定会胡思乱想的。”

 

“放心吧,那件事情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。”

 

老罗轻笑一声,心中虽然有点小失落,可韩依依这番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就是想要和他继续呆在这里。

 

回到房间,老罗躺在床上心里乐开了花,只要韩依依不讨厌自己,那证明自己还有戏。

 

第二天得知公司没太多事儿,老罗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马玲玲,就没有去上班而是为了将功补过,给韩依依制作里衣裤。

 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
上一篇: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*结婚当天还和前男友鬼魂
下一篇:听话一会就好了叫出来*我就放一会不乱动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纵是隔着小裤裤,却也已经感受到了孙晓芬的迷人温热,还有轻轻的颤动。稍微拿指头揉一揉,更是有醉人的欢吟声响起,“啊~!”这一刻的孙晓芬,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,什么妇道忠贞。她...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 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,眼神似乎有些不耐,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,旋即起身,褪下了灰色长裤,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。 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,修长的玉腿……李...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“大师稍后,你说这房子晦气重,还请大师详谈?”傻二狗子不信了,就想问问哪里不对了。杨羽哎了一声,无奈摇摇头,说道:“这屋上空阴云密布,连大树根基都蛀虫,连照妖镜都碎了,你还说没晦气...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“二蛋,怎么办啊?这事要是被人看见,我以后还怎么活啊?”林小月急的都快哭出来了。“嫂子别怕,没事的,你先躲起来,我去看看。”虽然好事被打断,李二蛋心里恼火,但是还得安慰林小月。李...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赵小刚蹲下身子帮着把松菇给装进药篓,二人都没有说话,宋雨晴是紧张害羞的不知道怎么说,赵小刚是害怕说话让宋雨晴产生反感。就在剩下最后几个松菇的时候,赵小刚跟宋雨晴同时伸手...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“来财,你啥时候去城里啊?”柳凤娇见他进来,开口问了一声。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:“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,咋啦,有啥事?”柳凤娇说:“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,我听人说,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...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“当然有!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,现在也着急了起来。他到处找医生,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,而且技术非常好。他就跑过去,软磨硬泡,花了一千多万,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...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 废话,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?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,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,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?  “算你识趣。在手机上设个闹钟,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