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酷阁历史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传闻 » 正文

重生之通房好孕*坐下来自己慢慢摇

他坐电梯来到了五楼,一个一个的寻找门牌号。

 

另一边的白芊和方秋珊来到吴京开好的房间里,她们一进去,吴京并没有迫不及待的开始,而是给她们倒了点红酒,说是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助助兴。

 

俩人没有多想,很快就喝下了红酒。

 

等她们一杯下肚的时候,吴京笑的更加猥琐,眼神贪婪的看着白芊那因为刻意的打扮,显得更加丰满的酥胸,说道:“白芊,你知道吗,其实我在公司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,可是心高气傲的你,根本就看不上我,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追求你的闺蜜,希望这样可以和你多接触一会,但是没想到你竟然情愿去和米当那个小杂碎一起鬼混,也不多看我一眼,这回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吧,我今天要是不把你里里外外的玩个透,我就不信吴了。”

 

 文学

方秋珊听到这,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混蛋,竟然这样玩弄我。”

 

说着就扑上前去,要暴揍吴京一顿,但是还没等她的拳头落在吴京身上,她就忽然感觉身上一股燥热,浑身饥渴难耐,身上的力气也随之散去,身躯娇软的跌在了吴京的身上。

 

吴京搂过方秋珊,哈哈大笑的说道:“像你这种女人不就是天生给男人玩弄的吗?还想打我,实话告诉你吧,刚刚你们喝的那杯酒里可是被我下了药,看你这样子,应该是药效发作了吧,你现在是不是很需要男人来填满你。”

 

他说着,还一边看着白芊的反应,一边把手伸进方秋珊那裙子底下隔着那薄薄的里裤,似有若无的轻轻挑逗着那饥渴之处。

 

方秋珊本就燥热难耐,现在还被那双手有技巧的挑逗,顿时觉的更加难耐,在吴京的怀里挣扎扭动的寻找安慰,随后双手更是缠上吴京,垮坐在腿上,想要更多的安慰……

 

一边的白芊也是浑身燥热,想要撕碎身上的遮挡之物,而且面前还看着方秋珊和吴京在那纠缠的画面,耳边还有方秋珊那不自觉发出的呻吟,让她更加的燥热,但是她还是用仅存的理智控制着自己。

 

另一边米当找到了房间,又想起他是打不过吴京的,于是他又赶紧拿起走廊上的灭火器,准备敲门,这时刚好听到里面,吴京张狂的声音。

 

“臭婊子,这样就受不了,果然是天生给男人玩弄的浪货,看我等下不把你们这副样子给录下来,这样你们就可以任我摆布了,哈哈哈。”

 

米当听到这里,忍无可忍,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呼吸后,按下门铃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我是宾仁酒店的工作人员,刚刚我们发现你所在的客房可能存在电路安全隐患,为了您的安全,麻烦您配合一下我们的酒店的排查。”

 

里面的吴京不爽的说道:“我们不用电,不需要排查了。”

 

米当继续说道:“先生,麻烦你配合一下,我们这也是为了您的人生安全着想。”

 

吴京想了一下,还是推开身上的方秋珊,起身前去开门。

 

“我说你们快点啊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……”

 

吴京一边开门一边说着,随后看到来人,才发现不对劲,想要立即关门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米当在吴京一开门的瞬间,赶紧把拎起手上的灭火器,砸向吴京。

 

虽然被吴京躲掉了脑袋,但还是砸到来吴京的肩膀,让他丧失了暂时还手之力。

 

米当趁机把吴京压倒在地上狂揍,以解他从昨晚到现在积累的怨气。

 

吴京连连求饶,但是米当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

“别打了,别打了,你难道不想要照片了吗?”吴京看求饶没有,赶紧搬出照片的事情。

 

米当这才停手,看着吴京被打的猪头的脸,说道:“照片拿出来,不然我今天就打的你下半辈子不能自理。”

 

“你这样按着我,要我怎么给你照片啊!”吴京顶着那张猪头的脸,不满的说道。

 

“你只要告诉我在哪里就可以了。”米当可不敢放开吴京,要是他放开吴京后,吴京的手臂突然恢复过来了,他可就再也抓不住吴京了。

 

吴京没想到米当的警惕心这么高,只好无奈的说道:“照片在我右边的裤子袋里面,你自己拿吧。”

 

米当腾出一右手,探向吴京的裤袋子里面,但是他在里面摸了半天,也没有摸到吴京所说的照片。

米当这时才察觉到不对劲,可惜已经晚了,吴京挣脱开米当的制衡后,赶紧推开米当,随后像个泥鳅样的逃走了。

 

米当看到吴京逃走有些懊恼,随后他起身想追出去的时候,被白芊和方秋珊两人缠住了。

 

他这时才注意到她们现在身上的衣服所剩无几了,几乎大半的春光都暴露在了外面,他赶紧把房间门关了起来,防止偶尔经过的其他顾客看到这样香艳的场景。

 

等他关好门,在回头看过去的时候,顿时两眼发直,那里更是一下子就有了反应。

 

方秋珊最先脱完身上的衣物,上前缠住米当,两腿更是饥渴的圈住米当腰,想让米当尽快的占有她,可是却被米当身上的布料给挡住了真实的接触。

 

后面的白芊这时也脱完衣物,上前想要纠缠米当,但是米当被方秋珊一人给霸占住了,于是她绕到了米当的后面,开始撕扯这米当身上的衣物。

 

没一会,米当身上的衣物就被俩人给扒了下来,米当虽然也觉得这样很刺激,但是现在芊姐和秋姐都被下了药,才会这样神志不清的,要是他现在趁机和她们发生了什么,不就在趁人之危吗?于是他开始挣脱俩人的纠缠,还一边说道:“芊姐,秋姐,你们还是先冷静一下吧,我……”

 

就在三人纠缠的同时,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间房唯一的一张大床边上,米当在挣脱她们的时候,也因为中心不稳,摔倒了在床上。

 

白芊这时也爬上床,想要垮坐在米当的身上,却被一旁的方秋珊给推倒在了一边,方秋珊迫不及待的握住米当那挺立之处,随后径直的用她那饥渴许久的部位完全的包裹住了那里。

 

米当顿时感觉他那里好像飞到了一片泥泞的沼泽,湿润又温暖,深深陷在其中不愿动弹……

 

他现在虽然没有被下过药,但是他的那里却跟下来药一样的兴奋,一直昂首挺立着,久久无法释怀。

 

而且他那里现在被这么温暖的部位包裹住,让他只想把里面的东西彻底释放出来。

 

方秋珊也因为不适应这么壮观的尺寸,有些痛苦的呻吟了一声,随后没过多久,等她彻底的适应之后,她开始大胆的扭动着腰肢,直到两人的感受同时达到了最顶端,方秋珊才软下腰肢,无力的瘫软在米当的身上。

 

米当也因为得到了释怀,有着一种满足后的放松。

 

一旁的白芊也因为药性过后,逐渐的清醒了过来,随后看到米当和方秋珊那劲爆的画面,脸上刚刚还残留的一丝妩媚瞬间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惨白,那双美眸也因为不敢置信而睁大。

 

尤其是看到米当和方秋珊两人的结合之处,她的睫毛轻颤,嘴巴张了张,但是却并没有声音出来。

 

白芊就这样看来几秒后,将眼神移开了那个让她觉得刺眼的画面,沉默的捡起了地上的衣服,到卫生间里换上后,出来时,米当和方秋珊两人已经分开了,但是衣物却还没有穿上。

 

她看了一眼两人那处还残留的痕迹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该回家了,要是你们想要继续的话,可以选择住酒店。”

 

白芊说完后,不等米当两人的回应,就率先离开了酒店。

 

米当看着白芊的背影,想要起身张口解释什么,却又不知该如何去说,有些沮丧的跌回床上。

 

旁边的方秋珊看到米当这样,略带歉意的说道:“小当,对不起,这事都是我的错,芊芊肯定因为看到刚刚我们…我们…那样了,才会生气吃醋的。”

 

米当也知道这不是秋姐的错,她也是被下药了,才会神志不清的,反而是他并没有被下药,竟然还让这件事情发生,秋姐没有怪他趁人之危就很不错了,他哪里还有资格怪她啊!

 

“秋姐,这事也不能怪你,我们还是快点收拾一下,回去吧。”

 

他说着就下床把衣服捡了起来,穿上。

 

两人收拾好各自后,离开了酒店,等他们到家的时候,看到芊姐在收拾房间。

 

“芊芊,你这是在干嘛?”方秋珊看到白芊竟然把米当的东西都给抱到了她的房间,上前疑惑的问道。

 

“我觉得你们竟然都已经发生了关系,小当就已经不再适合跟我住在一起了,所以小当以后还是跟你一起住吧。”白芊说着,神色复杂的看了米当一眼。

 

米当顿时愣住,不可思议的看向白芊。

 

方秋珊听后,也是一愣,随后赶紧上前拉住白芊说道:“芊芊,你这是干什么啊,今天就是个意外,还是你跟小当一起住好了。”

 

“不管是不是意外,你都和他有这层关系,他在跟我一起住,就不合适了,小当,你以后就和你秋姐睡吧。”白芊先是神色严肃的对着方秋珊说着,随后丢下一句话给米当,就径直前往卧室,“砰”的一声,关上了门。

米当看着那紧闭的房门,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刚刚芊姐重重的关门声。

 

他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样的芊姐,心里很是难受。

 

方秋珊看着迟迟未动的米当,走过去,拉了一下米当的衣角,说道:“你芊姐这是吃醋了。”

 

“秋姐,我没事,你也快去睡吧,我今晚睡沙发好了。”米当说着就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挤出一丝微笑,看着方秋珊。

 

方秋珊看着米当这么强颜欢笑的样子,也没有再说什么,就直接回卧室休息了。

 

米当躺在沙发上,看着客厅上方的吊灯发起了呆来。

 

他其实知道芊姐这是吃醋了,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件事到底为什么会发生,如果早上芊姐问他喜不喜欢她的时候,他没有在装睡,而是回应了芊姐,那今天和秋姐的这件事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。

 

虽然他今天和秋姐的那场情事,到现在他也觉得有些刺激,但是他却并不想以后都跟秋姐住啊!

 

米当就这么想着想着睡着了过去,第二天早上,米当被白芊做饭的声音,给吵醒了。

 

他上前打了声招呼,但是白芊却并没有理他,米当顿时觉得他在热脸贴冷屁股,有些自讨没趣,于是前去卫生间洗漱了。

 

随后,米当听到了秋姐出来和芊姐说话的声音,虽然芊姐没有不理会秋姐,但是她也只是很简洁的回答秋姐。

 

就这样,合租屋里的气氛随之尴尬了起来。

 

半个小时后,三人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,坐在饭桌上,一起吃饭。

 

这个氛围并没有坚持多久,白芊出声打断了大家的沉默。

 

“小当,你现在也没有在上学了,都二十岁了,也该找一份工作了,不能总是每天这样游手好闲的,还有秋珊,那个吴京拍照的事情,我已经有办法解决了,你就不要再去找那个人渣了。”

 

米当听到这,抬头想要张口说些什么,但是看到白芊那冷漠的俏脸,刚到嘴边的话,竟让他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。

 

方秋珊也是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芊芊,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啊?”

 

白芊看了一眼米当后,说道:“这事你们就不要管了,你们只要知道我能解决这件事,就可以了。”

 

“我吃饱了,你们慢慢吃吧,我先走了。”她说着,就起身走到卧室,换了一身职业装出来。

 

不知是不是米当的错觉,他竟觉得今天穿着职业装的芊姐,显得格外的诱人,那白色的衬衫像是小了一码一样的,有点包裹不住芊姐胸前饱满的部位。

 

还有下身的职业包臀裙,也是格外的紧身,把芊姐纤细的腰肢衬托的更加盈盈一握,裙摆的荷花边在大腿根的下方,似乎只要一个大的动作,就能看到里面的光景。

 

方秋珊看白芊走了,也随口吃了一点,起身回房间,换好衣服,出去了。

 

她和白芊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,这家公司在云州市也是一个排的上号的大公司。

 

米当在两人都走了,随便的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残局,也起身换了件衣服出门了。

 

他不想让芊姐一直觉得他游手好闲的,于是他在外面找了一天的工作,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坐公交回去。

 

米当下了公交,往小区走去,就在他快要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突然一辆黑色宝马从他身边飞快的开走,把他吓了一跳,与此同时,他也有些好奇,要知道,他来这里三个月了,每天在这周围转悠,不记得他们小区有人开宝马啊。

 

他带着些许的好奇心,看向停在他家楼下的宝马车,只见车门打开,走下来两个身穿职业装的美女。

 

米当看到下来的两人,有些疑惑,他没想到从那辆车下来的是白芊和方秋珊,以前她们下班的时候好像也没有看到有人送她们回来啊,今天怎么会坐宝马车回来,还有那个车里面的人是谁呢?

 

这时,一个身穿西装革领的中年男子从前面的驾驶位钻出来,随后走到白芊和方秋珊的面前,说道:“小白,你放心,吴京做伪证污蔑你们的事情,我会给你处理好的,要是他敢毁你们的形象,我就把他开除了。你们就不必太担心了。”

 

白芊听后,微笑的说道:“那吴京的事就麻烦王总了。”

 

“小白,这话看你说的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怎么可能会觉得麻烦呢,那就先这么说了,你们都上楼吧,我明天早上过来接你们上班。”

 

中年男子说完就钻回车里,开车离开了。

 

米当听到他们对话,有些云里雾里的,于是走到白芊面前问道:“芊姐,刚刚那人是谁啊?”

 

白芊没有回答,只是看了一眼米当就上楼了。

 

米当正想追上去的时候,却被方秋珊给拉住了。

 

“米当,别去追了,那是我们公司的经理王斌,现在是,是芊芊的男朋友。”方秋珊小声告诉了米当中年男子的身份,说到王斌是白芊男朋友的时候,犹豫的看了一下米当后,才说了出来。

米当听到这,想起刚刚他听到的帮忙,有些怀疑,芊姐是不是因为要解决吴京的事情,才会做王斌的女朋友的。

 

那个王斌看起来少说也有四十岁了,已经算是一个猥琐大叔了,但是芊姐还在花一样的年纪,才二十五岁,两人的年纪相差这么大,如果不是因为有求与他,芊姐怎么可能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。

 

米当回到家里,刚好看到白芊换完居家服,从房间里出来,他想着刚刚的事情,忍不住的问道:“芊姐,刚刚那个男人是你男朋友吗?”

 

白芊捋了一下散落在前面的头发,抬眼看了米当一眼,说道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
上一篇:听话一会就好了叫出来*我就放一会不乱动
下一篇: (男男小说) 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

猜你喜欢
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纵是隔着小裤裤,却也已经感受到了孙晓芬的迷人温热,还有轻轻的颤动。稍微拿指头揉一揉,更是有醉人的欢吟声响起,“啊~!”这一刻的孙晓芬,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,什么妇道忠贞。她...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 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,眼神似乎有些不耐,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,旋即起身,褪下了灰色长裤,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。 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,修长的玉腿……李...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“大师稍后,你说这房子晦气重,还请大师详谈?”傻二狗子不信了,就想问问哪里不对了。杨羽哎了一声,无奈摇摇头,说道:“这屋上空阴云密布,连大树根基都蛀虫,连照妖镜都碎了,你还说没晦气...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“二蛋,怎么办啊?这事要是被人看见,我以后还怎么活啊?”林小月急的都快哭出来了。“嫂子别怕,没事的,你先躲起来,我去看看。”虽然好事被打断,李二蛋心里恼火,但是还得安慰林小月。李...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赵小刚蹲下身子帮着把松菇给装进药篓,二人都没有说话,宋雨晴是紧张害羞的不知道怎么说,赵小刚是害怕说话让宋雨晴产生反感。就在剩下最后几个松菇的时候,赵小刚跟宋雨晴同时伸手...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“来财,你啥时候去城里啊?”柳凤娇见他进来,开口问了一声。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:“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,咋啦,有啥事?”柳凤娇说:“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,我听人说,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...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“当然有!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,现在也着急了起来。他到处找医生,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,而且技术非常好。他就跑过去,软磨硬泡,花了一千多万,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...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 废话,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?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,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,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?  “算你识趣。在手机上设个闹钟,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