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酷阁历史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传闻 » 正文

朋友刚出差就欺负他女朋友,冰山受哭着往前爬被拉回调教

才进了院子门,何杏儿就催了何桃儿去洗澡,见妹妹不在,她这才拉扯了王小根进了屋子,瞬间就羞红了脸。



“小根,刚才嫂子和桃儿姐姐说的话,你可听见了?”



王小根心里坏笑,心说你俩说的激动的时候身子直颤,自己还能听不见咋滴?可是还是装傻充愣,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。



“啥?嫂子,今天晚上唱戏那个女人真好看!”



“呸,你个傻小子,竟说傻话!”



何杏儿俏脸一红,一口轻淬,也算是心里踏实了。



也是,王小根是个傻子,看戏那么热闹,怎么会听了她们姐妹俩说话?



就算是听了,他个傻憨的模样,又能懂个啥?



何杏儿是一想起那夜,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犯嘀咕。



就在何杏儿愣神的功夫,何桃儿洗完了推门进来,身上的睡衣还紧贴着,水灵灵的透着甜。



她一进屋就瞧见了何杏儿盯着王小根的底下看,也顺着看,顿时脸颊一红,眼神一笑,心里明白的透透的了。



何桃儿聪明通透,早就看出了端倪,心里也偷着乐。



方才姐妹俩的私房话没说痛快,现如今夜深人静,正是说话好时机。



何杏儿说了几句话就把王小根打发了,自己进了洗澡间。



何杏儿出门的时候还扫了王小根一眼,欲言又止。



何桃儿心里憋着话,自然是睡不着,躺在床是看着睡着的玉儿,满腹心事。



 文学

吱拗。



房门忽然被推开,王小根傻呵呵的笑着偷溜了进来。



“嫂子!我睡不着,和你睡行不?”



大半夜的房里来了男人,虽说是个傻子,可是也是个精壮的汉子,何桃儿估摸着这傻小子又拿自己的当何杏儿了。



一听王小根要和自己的睡觉,她半天没敢回应。



可是翻身一瞧这床上的三床被褥,她顿时脸一红,心里就笑了。



难怪王小根进门的时候如此自然,看来他在这屋子睡觉,也不是头一次了吧?!



“得了,这夜里多凉啊,赶紧上炕来,在被窝里暖和暖和。”何桃儿脸红,笑着招呼了王小根,伸手去拉边上的一床被子。



她这才翻身,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大手就摸到了自己的胳膊,瞬间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。



哎呦!



何桃儿惊到了,啊的一下就叫了出来,猛的转身才发现,王小根居然一猛子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。



“嘻嘻!嫂子,你被窝又香又软和!真暖和!”王小根故意装傻,傻乎乎的把何桃儿叫做嫂子。



王小根装傻充愣,丝毫不避讳的笑嘻嘻,伸手对着何桃儿就去抓,何桃儿被这大手才摸了胳膊,现在见到这情形,吓的连忙往被窝里缩。



瞧着何桃儿脸色有点变,王小根就知道了,她哪里见过这阵仗,肯定是吓傻了!

何桃儿确实惊到了,吓的心里直扑通:“小根你干啥!”



王小根心里偷笑,干啥?



还能干啥?



何桃儿忍住了慌乱。



“嫂子,我又想娘了。”



王小根想着,还真的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。



啪!



“你小子不睡觉,钻到这干啥呢?快去,回你自己的屋子睡觉去!”



眼瞧着美梦就要成真了,何杏儿忽然伸出巴掌,一下扯开了被子,一掌就打在了王小根的光胳膊上,没好脾气的教训着。



她洗完澡本想回屋拿了衣服去洗,正巧听见了屋里何桃儿和王小根的对话,莫名的心里泛酸。



好事被搅和了,王小根心里不满,也不敢真的表现出来,只好继续装傻。



“咦?你是桃儿姐姐还是嫂子?”



何杏儿没言语,扯了被子把何桃儿裹了一个严实,伸手掐住了王小根的耳朵根子,愣是把他拉了出去。



“行了你,臭小子去睡觉去!”何杏儿还不明白王小根,虽然是傻子,可是傻子也是人啊!也知道看女人了。



下午龙芳来的时候她可都看在了眼里,王小根愣是盯着龙芳的身子,一眼都舍不得离开呢。



被何杏儿赶出了屋子,王小根一脸的无辜,怎么才一天的功夫,就变卦了呢?



何杏儿撩开了窗帘,见王小根回了屋子,这才算是送了口气,转身躺下进了被窝,何桃儿就咯咯的笑了。



“姐,小根他,当真是个傻子吗?”何桃儿还在回味着王小根的玩意,脸也一直红着。



何杏儿白眼瞪了上去,见了自己的亲妹子这色迷迷的模样,也顿时笑了,“咋啦?小根是脑袋不灵光,可是也是男人了,这小子,现在都知道看女人了。”



这到底是个啥滋味啊,看的心里酥酥麻麻的,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。



何杏儿怎么会不知道妹妹的那些个心思,没说话,但是心里也犯嘀咕。



唉。



姐妹俩也没再说啥,都各自翻身,怀了心事睡觉了。



清早,阳光洒在了院子里,猫儿狗儿都懒洋洋的伸懒腰,村里人都起早下地干活去了。



王小根不用下地干活,但是也起了个大早,出门直奔了村里的小河。



清早肯定有不少的女人下河洗漱洗衣服,也有脱了衣服洗澡的,他可不能错过。



自打昨天晚上看见了何桃儿那细柔粉嫩的身子,王小根就心里就总是一阵阵的猫爪子闹腾,想着今天在河边肯定能遇见几个女人,可得好好的美美。



果真这才到了河边,虽然女人不多,可是却瞧见了村长王老虎的媳妇,张翠芬了!



最然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,按辈分,王小根还得叫她一声婶子,可是她却丝毫不显的老。



遇见男人也不害羞,每次不等男人先说话呢,这女人就得上去犯个事。



张翠芬和何桃儿何杏儿,还有猛子家吴桂娟可不一样,见了王小根的东西不但不会吓的后退,还生猛的往上扑,这可是合了王小根的心意。



王小根趴在石头缝隙里边看边偷着想,这日后里还得讲点品味。



像张翠芬这类型的,以后就不能考虑了!

太阳渐渐的升起来,日头高了,温度也就暖和了。



张翠芬洗了衣服也出了一身的汗,伸着脚试了一下水温,就脱下了衣服准备凉快一下。



日头一大,晒的水里也热乎乎的,王小根趴在水里感到后背被晒的疼,就和要脱皮似的,为了偷看这女人也没啥意思,换成龙芳还差不多。



王小根一猛子扎到了河对岸,想着钻进玉米地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摸溜走的时候,忽然听见了身后有水声。



他蹲在玉米地里啃着玉米秆子偷看,就瞧见这玉米地里,果然来人了。



呦呵,张翠芬这女人还当真不害臊,胳膊就一头钻了进来。



呵呵!王小根偷看着就傻笑,虽然这对着自己的胳膊不如龙芳的,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顶了起来。



虽说这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,可是年纪却比王老虎小了不少,不到四十出头的年纪,皮肤也算是农村人里保养的不错的了。



王小根见了桃儿杏儿的,自然对这张翠芬也没啥大兴趣,掰了几个玉米棒子就想走了算了,却看着这女人居然坐下,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粗的玉米棒子。



这下王小根也不走了,嘴里啃着半截的玉米秆子就钻了出去,笑嘻嘻的瞅着张翠芬傻笑。



“翠芬婶子,你这是咋啦!摘玉米摔着了?”王小根一脸的偷笑,眼睛盯着张翠芬手里的玉米就乐。



心说你个娘们今天被小爷抓到这正着,看你以后当着小爷的面还敢甩威风不?



张翠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见了是王小根,这才松了口气,笑嘻嘻的穿了衣服起身。



那天就在自己地里的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,自打见识了王小根,张翠芬可是好几个晚上没睡踏实。



正愁着找个啥机会再会会这傻小子,他自己居然就送上门了。



“小根,婶子这干啥,你能不知道吗?”



一听这话,王小根不干了!



好你个臭女人,胃口还真不小呢!想着,王小根就连连后退。



“婶子你说啥呢?”



你这老女人,就憋着和那村长王老虎凑合去吧!



张翠芬本想着今天又能碰着好玩意了,可是一见王小根居然还不乐意了,心里就起急。



好你个傻小子,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!



“呦呵,小根,这话是你嫂子教你的吧?咋滴,你还是你嫂子的了?她不让别人动你,还想着自己留着用不成?”



张翠芬没得逞,嘴上说话也难听了不少。



“你管的着吗?那是我嫂子的事,我家的事!不用你管!”王小根白了一眼,还呸了一口吐沫,转身跑了。



一猛子冲出了玉米地,也是快中午的时候了,王小根心里骂着张翠芬不是东西,边往家里走。



都进了村口了他忽然一激灵,越想越生气,转头又去了王老虎家的池塘,想着张翠芬嘴里缺德的那些话,这口气出不去还不得憋死?!



今天还非得把王老虎家池塘里的王八挨个的放血了,这才算是出气!



想着,王小根就扎进池塘里抓了王八对着石头就砸,不到一会的功夫,池塘里的王八就一个个的死透了。



王小根你个傻玩意!你给老子滚出来!



王小根钻出头一瞧,是王老虎的儿子王大龙,顿时吓了一跳,心里暗暗的念叨。



不能是自己弄了王大龙的后娘张翠芬被这流氓混子知道了,找自己报仇了吧!



眼瞧着自己逃算是没戏了,王小根干脆一头钻出了池塘,一口水吐在了王大龙的脸上,朝着他傻笑。



“嘻嘻!大……大虫哥,你,你叫我干啥?”王小根傻笑,嘴里还装作不利索,愣是把王大龙叫成了王大虫。



王大龙露胳膊挽袖子,露出的胳膊还暴着青筋,手里拿着拇指粗细的铁钳子,一脸的怒气狰狞。



“好你个傻子!居然还敢动手打我爹,活腻味了你吧!今天看我打不烂你的!”



王大龙本是冲着那天王小根打了自己的王老虎来的,这才抬手就瞧见了池塘边上的死王八,顿时气的脸都绿了!



你个傻了吧唧的根子!狗日的放我家王八的血,老子今天弄死你!

王小根见这情形,急忙抱着脑袋就跑,这铁钳子要是一下子打下来,还不得再给他打傻了啊!



“你个王八犊子!傻根子!你给老子站住!让我抓到,老子废了你!”见王小根脚底抹油跑的快,王大龙也举着铁钳子撒丫子的追。



自己上礼拜才进城和饭馆都谈好了今年的王八价钱,心说回来和自己的爹商量一下,一池塘的王八肯定能卖上个好价钱。



谁知道回来睡了一觉去找了老爹王老虎,才知道那天晚上这一出,虽然是自己的爹偷鸡不成,可是居然被王小根这傻子打了,脸可都是丢尽了!



嘿这傻子!脑子不好使腿脚跑的倒是快!



王大龙甩了一下拿着铁钳子的手臂,累的一口气都呼不匀乎,看着王小根越跑越远的背影,他心里忍不住暗暗的咒骂。



王小根边跑心里就边琢磨,也不敢回头看,本想回家却还是犹豫了。



心说这王大龙盯着自己的嫂子何杏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现今家里还多了个何桃儿,这要是自己现在一溜烟的跑回家,岂不是便宜了这王八羔子!



他是眼瞧着面前一片满山的果园子,忽然心里一乐。



得嘞!好你个王大龙,今天就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!



王大龙穷追不舍,眼瞧着王小根居然不忘村里走,居然一路冲着山里的果园子跑,心里就笑话。



傻子就是傻子,果园子地势偏僻,大中午的大家都回家吃饭了,压根就没啥人了。



等着一会把你个小兔崽子憋进去,好好的教训一顿!敢打老子的爹,还当真让傻子翻了天了!



王小根追王大龙一路追进了果园,故意放慢了脚步往最边上的山沟子跑,眼瞧着面前没了路,他这才算是停下来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
上一篇:羡羡被绑在青楼/不要了倒刺黑紫色粗
下一篇: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猜你喜欢
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顶到腹部突出*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全文

纵是隔着小裤裤,却也已经感受到了孙晓芬的迷人温热,还有轻轻的颤动。稍微拿指头揉一揉,更是有醉人的欢吟声响起,“啊~!”这一刻的孙晓芬,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,什么妇道忠贞。她...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上课时被男同桌摸出水&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

  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,眼神似乎有些不耐,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,旋即起身,褪下了灰色长裤,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。 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,修长的玉腿……李...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突然觉得女朋友很恶心*宝宝你自己坐上来动

“大师稍后,你说这房子晦气重,还请大师详谈?”傻二狗子不信了,就想问问哪里不对了。杨羽哎了一声,无奈摇摇头,说道:“这屋上空阴云密布,连大树根基都蛀虫,连照妖镜都碎了,你还说没晦气...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校花没戴奶罩上体育课&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

“二蛋,怎么办啊?这事要是被人看见,我以后还怎么活啊?”林小月急的都快哭出来了。“嫂子别怕,没事的,你先躲起来,我去看看。”虽然好事被打断,李二蛋心里恼火,但是还得安慰林小月。李...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朋友的东西太大了*给我叫出声我就放过他

赵小刚蹲下身子帮着把松菇给装进药篓,二人都没有说话,宋雨晴是紧张害羞的不知道怎么说,赵小刚是害怕说话让宋雨晴产生反感。就在剩下最后几个松菇的时候,赵小刚跟宋雨晴同时伸手...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小东西过去趴着&受边哭边往前爬说不要了

“来财,你啥时候去城里啊?”柳凤娇见他进来,开口问了一声。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:“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,咋啦,有啥事?”柳凤娇说:“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,我听人说,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...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他把我批日出水了_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

“当然有!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,现在也着急了起来。他到处找医生,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,而且技术非常好。他就跑过去,软磨硬泡,花了一千多万,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...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*我被同学日出水了

 废话,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?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,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,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?  “算你识趣。在手机上设个闹钟,明...